新京报记者 彭子洋 摄影报道

考官看重化妆吗?